陕西一民营企业家被纪委留置后头部重伤住院

来源:亚搏体育官方网站注册 发布时间:2020-08-24

收住入院。”该住院记录上还写道:“患者自述在酒店不慎从床上摔倒在地面,枕部着地,伤后五昏迷,有呕吐,无四肢抽搐,他人发现后送至我院。”  李帆告诉财新记者,当天下午他和纪委工作人员谈话过程中,曾询问对方李延明是 如何被弄成脑骨骨折,“纪委工作人员对我说:‘这个情况不是 我们造成 的,你父亲是 自己倒下 的,我们有视频证据。你父亲这是 畏罪,搞得大家都不好。’”李帆告诉财新记者,随后纪委工作人员给李帆出示了一段短视频。“视频显示我父亲在一个房间里躺在一张床上,门外有两个人站着。我父亲似乎想从床上爬起来,但显得有些吃力,他用双手往后撑,身体才抬到一半,手就软了,他倒下来,头磕在地上。站在门外 的人走进房间。视频总共就只有几十秒,去头去尾,不能让人信服。”李帆说。  考虑到父亲病危,李帆最终同意在手术单上作为家属签字。当天下午五点多李延明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历时六个多小时。期间医生拿出数块从李延明颅内取出 的小碎骨给李帆看。“父亲手术出来后,人是 昏迷 的,我跟着他到病房门口,看守 的公安人员就不让我进去了。”李帆告诉财新记者,此后公安人员不再让家属接触李延明。  8月4日,李帆接到医院和纪委工作人员电话,催他去医院交医疗费。“纪委 的人跟我说,这伤是 我父亲自己弄 的,该自己出住院费。”李帆告诉财新记者,他总共交了9.5万元住院费,最近一次交住院费是 在8月20日,补交了5000元。“看守人员依然不让我见父亲。我问医生我父亲情况怎么样,医生只说正在治疗。”李帆说,自从李延明手术后,他再也没见到父亲,对父亲病情不了解。  财新记者了解到,李延明在2019年初曾联合多名延安市中小民营企业代表实名举报贺某某、景某某、郝某某三家延安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涉黑涉恶。去年9月有财经媒体起底延安民间借贷官商利益链条,指出延安 的一些小额贷款公司利用一些官员形成“保护伞”,小额贷款公司以高利贷为诱饵,将借款人引入圈套之中,再利用刑民同进 的手段,对借款人进行围猎,低价抵债侵吞其资产。2019年6月,陕西省监察委发表消息称,警方在查办延安市宝塔区以贾延成为首 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过程中,发现多名官员为贾延成充当“保护伞”。随后陕西省监察委对六名公职人员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六名涉案公职人员分别是 陕西省生态环境厅原厅长冯振东、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邓玉江、延安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杜平安、延安市检察院公诉部原副部长孙继林、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原局长党延文、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加军。  李延明实名举报 的是 除贾延成外延安另外三家颇具规模 的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李延明在2019年6月向中央扫黑除恶第十二督导组递交 的举报信写道:“他们通过勾结、操控延安市 的政府、银行、公安、税务,尤其是 法院、仲裁委等部门部分贪腐公职人员,在其包庇、纵容甚至串通、合谋之下,长期实施骗取贷款、窝藏官员巨额资金、高利转贷、非法放贷、套路贷、暴力催贷、虚假诉讼、非法保全、侵吞国资、偷逃税款、操控政府重大工程等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不仅扰乱了延安市金融秩序、破坏民营经济健康发展局面,并已严重影响到了延安市 的正常政治生态。”据李延明 的举报材料显示,2016年5月,贺某某给李延明贷款3500万元,利息3分,共计收取利息2400多万元;2013年,景某某给李延明贷款3500万元,利息2.6分,累计收取利息2300万元。  财新记者了解到,就李延明等人 的举报,在公安部和陕西省公安厅督办下,延安市公安局于2019年成立了专案组,案件目前还在侦办过程中,并没有向外界公布结果。李延明举报信中所指称 的背后“保护伞”,目前有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党委委员、打击有组织犯罪行动大队大队长王志前于今年7月2日接受延安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李延明家属告诉财新记者,举报后,李延明数次被有关部门叫去谈话调查,名下公司三次被查账。在给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 的举报信中,李延明还反映:按照举报信涉密规定,执纪办案中严禁将举报材料转给被举报人。但此案在立案不久后,上级批转 的联名实名举报信复印件,便出现在了部分被举报人手中,导致被举报人身份全部泄露。  财新记者8月21日电话联系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区刑警大队办案人员,办案人员表示,李延明涉及 的案子正在侦查阶段,案情信息不方便给记者透露,但他又说,“我们后来也没有见到李延明,不知道他受伤 的情况”。

上一篇:匈牙利央行报告称匈企业状况逐步改善|新冠肺炎

下一篇:63岁上市公司董事长带队炒期货:4天赚1亿 4个月暴赚近7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