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国明文禁止的断骨增高术:技术没有善恶,但人有|断骨增高术

来源:亚搏体育官方网站注册 发布时间:2020-08-16

增高术前人为制造 的‘骨折’图源:Youtube 截图  使用技术 的人各有目 的,但技术本身没有善恶之分。  这种如今听起来骇人听闻 的手段,最初诞生时,却曾实打实地为无数军人带来健康 的福音。  这一切,都需要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说起。  契机:二战后,遍地断手残肢  时间回到上世纪 40 年代,彼时二战刚刚结束不久。  硝烟尚未散尽,血腥与焦糊 的气味在空气中相互挤压,艰难击退德国纳粹 的前苏联已经疲惫不堪,了无生气。  有战争,就意味着有伤残,有牺牲。  从前线撤下 的前苏联伤残士兵,被统一安排前往各个医院进行战后疗养,其中一部分被分配到距离莫斯科 3000 公里 的西伯利亚库尔干地区。我们故事 的主角——加 · 阿 · 伊里扎洛夫,正是 这里 的全科乡村医生。  由于当地医务人员缺乏,他全面负责所有内、外、妇、儿患者 的诊疗,当然也包括这些流散 的士兵。  这些士兵大多拖着伤肢残腿,骨折伤缺乏基本处理。而且由于无法制动、伤口暴露等原因引起感染,留下了骨不连、慢性骨髓炎等棘手问题。  既然有病,那就对症治病。  此前,传统 的骨科理论一直认为,人 的骨折断端必须相互紧密接触才有助于愈合,如果分离产生间隙则容易引起骨不连。  于是 伊里扎洛夫医生决定按照现有 的理论与方法,为这些负伤 的士兵们打上钢板或固定石膏。在这个贫瘠 的乡村医院,他最擅长 的就是 这样复制粘贴 的工作。现代医院固定石膏图源:Youtube 截图  但事情显然没有复制粘贴这么简单。  很快,我们 的伊里扎洛夫发现,士兵 的骨折端并不能通过这种手段实现良好对位,只是 轻微 的活动就能引起断端移动,导致治疗效果极差,部分不幸 的士兵甚至面临截肢 的风险。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工农学校出身 的伊里扎洛夫在工具上动起了小心思。他发现,自行车稳定 的车轮结构像极了人体四肢 的截面,车轮 的中轴正像是 人体 的骨骼,周围 的轮胎便是 人体 的软组织。  这给了伊里扎洛夫极大 的灵感:为什么不制作一个车轮一样 的骨折固定器呢?  固定器被用反之后:病好了,腿也长了  赶早不如赶巧,动手能力极强 的伊里扎洛夫马上着手开始他 的发明。  他做了两个车轮形状 的钢环,用 3~4 根螺纹杆连接。两个钢环被设计成自行车 的车胎形状,用于固定两侧肢体,而螺纹杆则被用于手动压缩钢环间距——这简直是 一个天才 的发明!  这项发明随后便被广泛应用于骨折士兵 的伤后治疗中。伊里扎洛夫外固定器装置图源:Youtube 截图  然而,1951 年 的一天,意外发生了。  当时,伊里扎洛夫医生正要为一名患者提供膝关节加压融合术 的治疗,但他临时需要去外地出差,不能为患者进行定期 的缩进螺纹杆操作。于是 他只好交代患者,在自己离开 的这段时间,自行对固定器螺纹杆进行调节。  无巧不成书,这名患者把医生 的话理解错了。他不仅没有按要求对断肢加压,甚至直接就搞反了:他每天都在一步步调宽骨折断端固定器 的距离,最后居然整整把骨头断开 的位置拉远了 2cm。 向两侧反向牵引示意图图源:Youtube 截图  等伊里扎洛夫医生从外地赶回来听闻这件事 的时候,心里已经默默做好了最坏 的打算,他估计患者可能要面对骨不连甚至截肢 的后果。  但神奇 的是 ,通过 X 线检查显示,患者骨折断端已经正常愈合,更神奇 的是 ,患者不仅病好了,顺便腿还变长了——牵拉骨折后 的断端,竟然刺激了新骨质 的生成——这无疑是 一个重大 的发现。  伊里扎洛夫喜出望外,他转头就在野狗身上开始进行动物实验,旋即大获成功。  所谓山高皇帝远,3000 公里 的物理距离,正好为伊里扎洛夫在当地开展治疗创造了宽松 的条件。  那些战伤后发生骨不连、慢性骨髓炎 的士兵,通过环形固定器将残肢断端在良好对位、每日以固定 的反向力牵拉后,骨折情况都得到了明显改善,顺道还解决了下肢不等长 的问题。  ‘土方法’治好了大明星  尽管伊里扎洛夫 的创新带来了许多成功案例,但由于缺乏科学数据及符合要求 的临床试验结果支持,这一治疗手段并未得到广泛认可,还有许多专家公开号召禁用这种方法。  伊里扎洛夫被视作一名乡野村夫,他 的‘土方法’和严谨 的科学界站在对立面,一直持续了十多年。  直到 1968 年,一位名人 的诊疗经历使各界态度有了大反转。  时年,原苏联世界跳高纪录创造者布鲁梅尔右侧腿受伤,在莫斯科接受长期治疗,医院为他进行多达 32 次手术后,最终决定为他截肢。正在接受治疗 的跳高明星图源:Youtube 截图  作为一名跳高运动员,布鲁梅尔无法接受截肢 的决定,毕竟这直接意味着职业生涯 的断送。  就在他对莫斯科医院失望透顶之际,3000 公里外 的伊里扎洛夫和他 的‘土方法’进入了这位运动员 的视野,他决定死马当活马医,来个最后一搏。  布鲁梅尔遵守伊里扎洛夫 的治疗安排,接受了外固定器 的牵拉治疗。伊里扎洛夫也会定期查看布鲁梅尔 的肢体对位情况,为他设定合适 的牵引长度。  故事 的结局大家都猜到了,这位曾被莫斯科大医院判定截肢‘死刑’ 的跳高运动员,竟然在伊里扎洛夫 的手里重获新生。他慢慢恢复了正常行走 的能力。经过专业 的康复训练后,最终甚至以运动员 的身份重返赛场。  ‘土方法’治好了大明星,伊里扎洛夫名声大噪,他 的理论也引起了苏联政府 的重视。在政府 的支持与其他研究人员 的共同努力下,‘牵拉性组织再生 的张力-应力法则’被提出,学界对伊里扎洛夫 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  当治疗被滥用为美容  20 世纪 90 年代初,横亘欧洲 的铁幕落下,伊里扎洛夫 的理论乘着西伯利亚 的凛风吹遍欧洲。  人们发现,伊里扎洛夫 的技术简直就是 ‘科学增高术’ 的范本。通过截断人体下肢 的骨骼,安装伸缩 的外固定装置,每天拉伸 0.5~1 mm,几个月后患者就能获得 5~8 cm 的新身高,成年后 的强行拔高瞬间变得‘轻松简单’。  一切听起来都是 这么 的美好,科技 的进步正在向商业抛出诱人 的橄榄枝。20 世纪末,民间疯狂涌现提供此项技术 的私人医院。  为了互相竞争,部分医院甚至打出‘一月长高十公分’ 的标语,宣称可以在短短几月内为患者牵拉腿部长达十几厘米。  求美者趋之若鹜,但治疗手段被滥用为美容术 的风险很快一一涌现。  这些不合理 的操作,直接导致许多患者出现神经与血管损伤,严重者还有瘫痪或者死亡 的风险。目前,中国卫生部早已刊登严格管理‘肢体延长术’ 的通知,要求这项操作必须在符合条件 的医疗机构进行,严格规定适应症,明文禁止用于美容项目。图源:国家卫健委官网截图  尽管如此,在主流网站搜索‘断骨增高术’,还是 能获取大量‘名医’链接,为每一位求美者开启新世界 的大门。每年,依旧有很多非特殊疾患人群选择接受这样残忍而充满风险 的‘断骨增高术’。  图源:新闻报道标题截图  技术没有善恶之分,但使用技术 的人有。  那个为了重塑士兵残肢而努力 的前苏联乡村医生,想来也没有料到,自己为了解救患者性命而开创 的技术,最终却成了后人诱骗‘断骨增高美容术’ 的基石。

上一篇:中金:银河娱乐目标价升至61.8港元 维持跑赢大市评级|中金

下一篇:秘鲁将加入疫苗采购计划 或为民众提供超600万剂疫苗|新冠肺炎